V-eight

原ID:技能冷却中,被屏蔽的文章已集中补档。

有病就要看医生(二)(现代AU)

二、失忆症

Steve正在收拾他的新家,尽管万事开头难,但在Thor强行带走Loki后Steve总算是松了口气,虽然住在对门的家伙绝对给他带来了难以计算的心理阴影面积。

正当Steve发愁怎么处理以后的邻里关系时对面传来了敲门声。 

也许是今天早上那疯子的仇人,计划在他开门的一瞬间用藏在裤裆里的火铳轰爆他的脑袋。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时Steve吓了一大跳,更让他自责的是他居然十分期待看到那样的画面。

对面的人还在锲而不舍地敲着门,Steve打量着那个背影,半长的棕色卷发有点乱糟糟地在脑袋后面挽了个小揪揪,中规中矩的黑色T恤包裹着看起来很结实的肩背肌肉,却意外地把腰身勾勒得精细,斜斜地挎着一个褐色的腰包,下边松松垮垮地穿着一条黑色的工装裤,蹬了一双看不出材质的军工靴。

最吸引Steve目光的还是他那只像是从007里拖出来的金属左臂,有些古怪,但意外的很酷。

等Steve从自己的世界醒过来时尴尬地发现敲门声已经停了,对门站着的男人正以一种莫名的严肃表情看着他,Steve下意识地低下头去,口齿不利索地说了一句抱歉。突然发现有什么似曾相识的颜色一闪而过,猛的抬头,那个人正准备转过身继续敲,Steve的身体超越理智喊出声,

“Bucky。”

黑T恤男人怔了一下,微微转过头,

“谁他妈是Bucky。”

Steve条件反射一样又要说对不起,但他却看到自己的脚不自觉地走出门去,

“我是Steve,你不记得了?”

“我他妈为什么要记得谁是Steve?”

对方红艳的嘴唇开开和和,打死Steve都不信这不是他那个Bucky,但理论上说他的Bucky应该早就在阿富汗化为一捧硝土了,说的通俗点就是死得只剩渣了。

“呃,抱歉,我……可能是认错人了。”

Steve握着门把手,却没有一点关门的意思,最后装出突然醒悟的表情说,

“你如果找对面那个人的话,他被警察带走了,我只是顺便跟你说一下,你要不要顺便过来坐坐?”

黑T恤思考了一下,朝Steve这边走了两步,

“他不会放弃他的瑜伽垫。”

Steve瞟了一眼丢在过道里的绿色泡沫垫,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大概是警官抗走他的时候落下的吧。那个,我叫Steve,你呢?”

“James。”

黑T恤垂着眼,神情十分疲惫,他昨天听了一晚上Loki摔键盘和气急败坏说脏话的声音,今天又要应付那些每天都在健身房里缠着他说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男男女女,还有那个偶尔心血来潮来视察工作的暴发户老板,心累。

“很高兴认识你James,你找……呃就对门那家伙有什么事么?”

Steve面上露出一个热心肠的笑容,心里却和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James?James!还说不是Bucky,他就不信多聊几句你丫不露马脚。

“我住在这,对门那家伙,是我的室友。”

James抬头看了面前五大三粗的汉子一眼,对他脸上凝固的尴尬摆出一个极富同情意味的眼神,

“顺便问一下,被虐惨了吧。”

Steve不置可否地偏了偏脑袋,

“说真的,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看你的样子大概是没带钥匙吧?要不要到我家里喝一杯?”

屋子里很乱,Steve踢了一脚扔在客厅正中央的沙袋,从角落的纸箱里拿出两听啤酒,干净利落地朝坐在临时充当沙发的纸箱上的James扔了一瓶,正低着头打瞌睡的James抬起左手下意识一抓,脆弱的易拉罐瞬间爆开,啤酒冒着泡溅了他一身。

Steve没忍住笑出声来,

“怎么了?这玩意儿似乎没有看起来好使。”

James被微热的啤酒喷了一脸好歹是清醒些了,

“不,上个月Loki把我锁在外面不让我进去的时候它帮了我大忙。”

Steve顺着James意有所指的眼神看了看对面与墙壁格格不如的新门,

“我刚刚要是不叫住你这扇门是不是也快报废了?”

James盯着Steve手里的啤酒,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我可以看看你的……呃,左手么?”

Steve又拿了了瓶啤酒,揭开瓶盖后递到James面前,然后自然地站到他身边,James一边用右手拿过啤酒,一边抬起左边的胳膊给新邻居做近距离观察。

事实上Steve现在心里和被刀绞一样难受,他不可能不去想这玩意儿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Bucky身上,而更让他难过的是Bucky还把他忘了个一干二净。

“怎么……你为什么要……”

Steve发现自己的喉咙噎得厉害,声音在嗓子眼里打转就是说不出口。

“以前当过一段时间的兵,然后就这样了。”

相比Steve的疼你在心口难开,James的语气简直平静得让人发指,他就那么喝了一口啤酒然后像是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说出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是吗,我也当过兵,阿富汗,荣光711。”

Steve满眼希冀地盯着James,渴望从他眼睛里看到一点动摇和怀念,可惜那双蓝绿色的眸子里只有不甚清明的迷茫,

“哦,我不是很清楚,他们说我负伤了,摔坏了脑子,醒过来谁都不认识。也没人认识我。”

James一口闷干了瓶子里的酒,他觉得他的老毛病似乎又犯了,以前看谁都像老相识,却连别人叫什么名字都想不起来,这次更糟糕,他怎么看对方怎么像自己的老相好,一定是睡眠不足给闹的。

等Steve去门口拿到订的披萨转身时哭笑不得地发现James搂着空啤酒瓶睡着了。

TBC

评论(8)
热度(146)

© V-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