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ght

原ID:技能冷却中,被屏蔽的文章已集中补档。

屠戮冰霜(二十二)(二战AU)




闷热的空气里夹带着有点腥臭的水汽,Rumlow诡异地穿着一套黑西装,他实在是不适合穿西装,总是胡子拉碴地不修边幅,流里流气,一看就知道,不是打手,就是流氓。


他穿制服的时候也是像个军痞一样,如今倒是弄了挺体面周正的一身,但他脸上的表情透着灰暗和阴沉,盖世太保手里握着一把漆黑的长伞,也许是因为要下雨了吧,Natasha站在小楼门前,这样想着。


最后那把黑色的伞和一块银色的名牌被放在俄国姑娘面前的桌子上,


“我跟抱歉。”


Natasha目光发直地看着 31001 这串数字,说实话她并不是很熟悉Barnes的一切,她对他的了解还停留在十年前基地的某次特训,那时候他是“骑士”,负责前线攻击,她是“公主”,负责后方保障。


他们的合作关系从那时候开始,终结到今天这把黑伞。


“八月十日,英军的飞机偷袭了Bock上将的陆军驻扎基地,James他们正好处于交火密集地带……火力太猛烈了,他们只来得及带回了编码牌,名牌还挂在他身上……”


Rumlow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是真的挺喜欢Barnes的,他迷恋那张缺少表情却总是带着色情的脸,迷恋他说话的时候缓慢糯软的腔调,还有那张红的勾人的嘴唇。


可惜,现在James死了。


Rumlow站在门口,踌躇着又回头看了看还坐在桌前的红头发姑娘,她早已不见往日的高贵艳丽,整个人透着一种悲哀的苍白。


Natasha不会流泪,虽然心里很难受,但常年训练的本能提醒她,现在没有必要流泪,现在流的眼泪无法给她,给他们带来任何价值。


他在离门口不远的山毛榉下看到了那个高大的金发美国人,他似乎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脊背笔直地立着,蝉虫不知疲倦地叫喊着,远方缓缓地传来闷闷的雷声。


Rumlow和他擦过肩膀,突然揪住对方的衣领十分愤怒地低吼,


“他死了!你看到了么,你听到了么,你感觉到了么!如果他留在柏林,我今天就不会亲自来送那把黑伞!”


Steve低垂着眼睑,瞳孔里沉淀着暴风雨一样的深蓝,对啊,他死了,而他却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按理来说Barnes只是一个合作的对象,甚至连战友都算不上,他到底对那个人抱着什么样的念头呢?为什么他的身体内部那么痛?好像有一台迟钝的绞肉机一下又一下地工作着,由内而外地破坏他,让他几乎要摔倒在地,然后颤抖,哭泣。


但他没有,Steve脸上的表情庄严而肃穆,他是个士兵,挺直腰背站在那里,无视了盖世太保的责问与发泄。


雨珠终于落下,砸在两个男人的脸上,嘴角,像眼泪,却没有感情的温度。


Natasha拿起桌上的钢铸名牌,轻轻地印上一枚失去色泽的吻,然后推开窗,在倾盆大雨里将它投掷得远远的,她靠着窗杦,嘴唇微微开启,


“再见,James。”


“5号有苏醒迹象。”


“一切指标正常……”


“快禀报上将……博士……”


“太棒了……我们成功了!”


“他是如此的完美……不可思议……奇迹……”


“不……等一下……不要……靠近……”





TBC


大概是有点感冒的原因,下午一直到晚上都头痛到要死要死,简直不能好了,_(:_」∠)_

所以今天就更这一点吧,话说这个时候都不能算“今天”更的了吧


评论(7)
热度(39)

© V-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