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ght

原ID:技能冷却中,被屏蔽的文章已集中补档。

屠戮冰霜(二十一)(二战AU)



好痛,肩膀,大腿,到处都是,像刻刀刮伤灵魂一样的疼痛,他摸了摸自己的腹部,那里似乎被榴弹片豁开了一条大口子,黏黏糊糊地流着血,也不知道肠子是不是还好好地待在腹腔里。


“James!”


轰隆隆的声音里战友的呼喊很模糊,短促地在他已经不大敏锐的耳边回荡,旁边的枯枝冒着浓烟,黑沉沉的云压的很低,隐约有闷闷的雷声。


这是几月了?他都没发现已经到了雷雨的季节,不知道柏林那边怎么样了,Natasha有没有撤回莫斯科,Loki有没有被抓回来,还有,那个一肚子坏心思的美国人,不知道他的计划暴露没有,他还活着么?


无所谓了,反正不出意外的话他是没办法活下去了,榴弹在离他五米的石堆里爆炸,他应该庆幸他还好好地待在地面上,要是被气流掀飞的话此刻的他估计就跟被顽童拆分的骑士玩偶一样了。


“James……不行了……撤退……名牌……”


断断续续的叫喊声里他看到有个明晃晃的光晕飘荡在远方,越来越近,最后印进他眼里,化成一片刺目的空白。


Thor也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他连日子都没法算,他想Loki应该是在报复他囚禁他的那几个月,没有自由,Thor很难受。


Loki给他吃的,不算好,但绝对不能说是侮辱。Loki给他需要的消遣,香烟,美酒,纸牌,甚至还给他找过女人。但自从那天撕破脸皮后Loki就再也每和他打过照面,Thor也隐约猜到给Pierce授意扣押火车的就是Loki,这样一想,很多事古怪中又透着合情合理。


他这段时间常常靠回想和Loki的过去来打发时间,他回忆那个从不开口说话只是会灿烂地微笑的Loki,回忆那个煞有其事穿着正装其实可爱到不行的Loki,回忆那个坐在秋千上晃荡着穿吊带袜和小皮鞋的Loki。


回忆来回忆去Thor也只能嘲笑自己的愚蠢,人总是会被外表鲜亮的东西所迷惑,当年的自己是这样,父母也是这样,所以母亲会毫不犹豫地把迷失在森林里的Loki捡回家,还以为自己带回了被遗忘的精灵,殊不知那个她每天呼唤着Honey的孩子其实是一个包着糖衣的剧毒蛋糕。


Thor翻了个身,不足两米的钢丝弹簧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呻吟,他眼底盖着浓烈的阴郁,他又想起Loki离开的那个晚上,一个不足五岁的孩子,左手握着枪,右手捏着匕首,刀刃上滴落的血液在火光的照耀下几乎要灼伤Thor的双眼,Loki的嘴唇张开又合拢,他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你拒绝了我给你找的Suger Lady 。我还以为你想女人都快想疯了,这是怎么了?久了没用那玩意儿废了?还是你终于想通要禁欲?”


Loki站在门口,透过门上的监视窗嘲讽着里面郁郁寡欢的大个子。


自从Thor能跑能跳以后,Loki就把他扔在地牢不管不问,每天忙他自己的事,他给下面的命令就是别饿着,别冻着,别闲着。


突然听到Loki的声音Thor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但随即就觉得可笑,如果哪一天他幻觉中的Loki都这样让人难受的话他才是真的被逼疯了。


Thor缓慢地爬起来坐在床边,可怜的小弹簧床又凄惨地叫唤起来。许久不见,Odinson先生早已不见了那些光鲜皮相,最大号的蓝绿色套服皱皱巴巴,头发乱七八糟地搭在肩上,满脸的金色胡茬让他看起来更像维京蛮人,只差给他一把铁锤他就能出海当海盗了。


Loki挑了挑眉,用钥匙开了门走进去,Thor像狮子一样弓起腰背,Loki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维京蛮人摁在铁门上。


他们挨得很近,Thor肌肉紧绷鼓起的小臂横在Loki的脖子上,只要一个动作就能拧断他那白皙脆弱的喉咙。


“你到底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Thor的语气完全和之前那个纨绔公子不一样,包含着怒火的冷静,透蓝的瞳孔里有金色的光点在闪耀,就像放在炸药边上的火星,随时做好了爆炸的准备。


“不知道。”


Loki中肯地回答到,脸上的漠然刺激了Thor的愤怒,他抓住Loki洁白衬衫的前襟,使劲朝两边撕扯,精致透明的纽扣噼里啪啦地掉在地上,Thor朝前探,一口咬住他散发着些微淡香的侧颈。


血珠一瞬间从Thor的嘴角滚落下来,顺着锁骨一路向下,在苍白的皮肤上开出一串艳丽的花。


Loki没有动,没有推开他,Thor满嘴血腥地和他接吻,带着硬茧的手掌用力地揉捏他的皮肤,留下一个又一个青紫的印记,最后在毫无前奏的情况下插入,强烈的疼痛让Loki张开五指死死扣住Thor的肩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撕裂了皮肤纤维,留下触目惊心的痛的痕迹。


没有快感,没有交流,连野兽之间的交媾都不如。


他们交换着内心的痛苦和怨恨,发泄着粗鲁的不满,Thor咬着牙在Loki体内动作着,


“谁杀了我的家人。”


Loki双眼没有焦距地对着Thor的眼睛,嘴唇开合,冷漠地重复着,


“我杀了你的家人。”


“谁烧了我的城堡。”


“我烧了你的城堡。”


“谁一副可怜像抱着我求我艹他。”


“……”


“谁,虚伪,欺骗,卑微地给纳粹做走狗。”


“……”


“谁……才是我爱的那个Loki。”


在一片沉默里Thor抽出了自己的东西,额头靠在Loki肩膀上,两个人的呼吸在血液和精液的混合气味中缓慢发酵,直到Loki推开他,从容地穿好裤子,转过身,没有情感地说,


“我会杀了你,在不久的将来。”



TBC


 


评论(3)
热度(40)

© V-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