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ght

原ID:技能冷却中,被屏蔽的文章已集中补档。

末日公式(八)(ABO/半AU)






对于世界末日,Clint一直以为是像诺亚方舟里说的那样,不知道哪个星球的上帝会给地球降下暴雨或者是火焰,他不是没想过会降下丧尸,但就现在来讲,他倒是宁愿天降神火,烧死这群打情骂俏的。


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长相丑陋,不讲卫生,还喜欢吃生肉的丧尸就是世界末日的代名词,但是对于Loki这种一直生活在人类神话中的异类来说,他都能接受他前男友的前女友是地球人了,还有什么需要大惊小怪的?


这样想着的Loki,十分不屑地把手里的《丧尸生存指南》摔在枕着手臂睡午觉的Thor脸上,雷神刚做梦梦到金宫的侍女匆匆忙忙跑来告诉他他的命定omega生了,他去看却是Loki抱着Bucky,Bucky手里还抱着一挺火箭炮,他刚一走进门,火箭炮就朝他飞过来,正好打在他脸上,吓得Thor满头汗地坐起来,抱着那本所谓的《丧尸生存指南》发愣。


Loki看了看Thor脸上被压出来的红印子是彻底没脾气了,这个人就是个棒槌,敲不动打不怕,好话不听坏话不理,简直是粪坑里的花岗岩,又臭又硬。


“我再给你一下午的时间,要么你把权杖还给我,要么咱们就一拍两散分道扬镳。”


Thor是真的很委屈,这件事说到底还是Loki自己作的妖,好好待在金宫当他的二王子不舒坦,非得跑中庭来害人害己。当然,这个话Thor别说是讲出来,就算是当着Loki的面想都不能去想的,不然他弟弟脸一蓝,他的肾也得蓝。


“报告总部,Loki离开饭厅回13楼的卧室了,是否……我去,为啥我得干这个?这不是Jarvis的活么?Tony你不能这样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


Clint恨不得把手里的望远镜拍碎了糊在钢铁侠脸上,他一大早就被拖起来,半梦半醒之间手里就被塞了一个黑盒子,莫名其妙的就被打发来监视Loki这个极端的“危险分子”。


“冷静点Clint,Jarvis毕竟不是万能的,他得协助我们研发抗体,我们还要讨论如何终结这个世界末日而不是被这个世界末日所终结,算了,讲的太复杂估计你也听不懂,你好好盯着Loki就是了,Jarvis出过的茬子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再犯,对么,我的正义使者我亲爱的的甜甜圈。”


Tony歪在懒人沙发上,毫无诚意地安抚着天真的Clint,眼睛一直注视着对着一只丧尸活体做各种实验的banner博士和赵博士,他们在给那家伙注射第101号药剂,可怜的丧尸,身上扎过的针眼儿都快要了他的命了。Tony摇了摇头,自然地伸展着四肢,


“Jarvis,我可以吃甜甜圈么?Jarvis,我想吃甜甜圈。”


往日随叫随到的万能AI管家这时候却销声匿迹,怎么喊都没有回应,Tony紧皱着眉头,


“死机了?”


“我没有死机,Sir,如果您想吃甜甜圈的话去找鹰眼先生吧,毕竟您刚刚才说过,他是您心爱的甜甜圈。”


“……”


看到神气一时的钢铁侠吃瘪,两位生物学博士十分开心地又在实验体上扎了几针,样本最终不堪忍受这样的痛苦,手脚抽弹了几下彻底不动了。


“呼叫队长,看来我们需要更多样品。”


“我知道了,Bucky,不,别用虎皮雷蛇,M12S也不行,不,我们不能用冲锋枪,不不不,也不能用手雷……Bucky,快停下,你把它脑袋都打爆了!”


“话说你们到底需要多少活体?现在街上很难找到还会动的尸体了,我们刚刚遇到了一小波,大概十几只,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说感谢上帝任务终于完成了。队长的青梅竹马就把它们全给干掉了,现在我们正在尽力找其他的丧尸,我拜托你们省着点用成不?”


猎鹰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无奈和沮丧,看着抬头挺胸扛着狙击步枪走在最前面Bucky,Sam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Steve觉得自己很像挪威森林里的猎人,带着他强悍的伙伴,猎杀成群结队的兔子,而且他还痴心妄想要逮活的,他的朋友,他的兄弟,他的,曾经的omega,浑身装备着精良的大杀伤力武器,所过之处,任何还能动的东西都灰飞烟灭了,他好几次想要委婉地劝阻Bucky,但Bucky红红的嘴角向下撇着,一副你不让我轰丧尸我就轰掉你的表情。


但是为了Banner博士的实验,为了抗体,为了全人类能够继续繁衍生息,Steve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阻止Bucky再继续大开杀戒。


“嘿,队长,前方十字路口左转,我的天,密密麻麻一大片,简直就是金矿场!”


Sam盘旋在两人头顶,像一直喜鹊一样报告着喜讯。


Bucky听着又有得打兴冲冲地就超前跑过去,Steve想着至少得在Bucky把它们都杀光之前抓几只活体,不然Banner博士生起气来不是一般人能Hold住的。


打定主意的Steve跟着Bucky屁股后面也冲了过去,然后盘旋在空中的Sam终于有机会感谢上帝了,


“我发誓再也不跟着情侣一起出任务了,感谢……我嘞个大操,呼叫总部,请求支援!现在监控坐标位置发生地陷,队长和冬兵下落不明!”


Sam就知道,感激的话不能说的太早,在目睹了十字路口的地面像一块覆盖着一点点糖霜的已经融化的冰激凌蛋糕一样,在Steve踏上路面的一瞬间从下面破解,扬起的灰尘和石块遮挡了猎鹰的视线,他不知道他的伙伴掉到哪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TBC


评论(10)
热度(95)

© V-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