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ght

原ID:技能冷却中,被屏蔽的文章已集中补档。

屠戮冰霜(十五)(二战AU)

这么久没更了_(:_」∠)_


七夕还是更一点吧,话说还有人看没啊我这个懒癌_(:_」∠)_


本章有一点点n17内容,吃素的小天使就跳过就行了╭(╯ε╰)╮


Natasha对着手里的小镜子给自己丰满性感的嘴唇涂上一层血红的颜色,坐在对面的Clint手掌托着下巴,脑袋随着酒吧大唱片机里传出的低磁性感的女人歌声而摆动,


“我真喜欢这歌。”


Natasha动了动画的优雅细致的眉毛,


“现在放的这首?啊,我不是很懂德国人的歌。”


Clint伸手把一杯黑啤推到俄国姑娘面前,看了看晕着暖黄色灯光的吧台,那里有几个优雅的乡绅在谈事情,目光却时不时往他们这桌飘,


“ 《 Lili Marleen 》,一个德国兵写给他远在家乡的心爱姑娘, Lale Andersen唱的,你听听,这歌里和着多少思恋与眼泪。 ”


优雅的俄国姑娘把手从不安分的美国小伙手中抽出来,打量着自己新涂的酒红色指甲油,


“人啊,总是有那么多的感情,可惜战争总是无情的,一个优秀的战士不应该还记挂着家乡的安逸美好,这多余的情感会让他死在战场上。”


Clint做出一个假装受惊的表情,


“您可真是一位不解风情的女士呢,我亲爱的 Natalia,那么现在,无情的女王陛下啊,我这小小的信差可否有幸邀请您跳一支舞? ”


Natasha微笑着把手放在Clint的臂弯,款款起身,随着音乐摇曳生姿。


“就是那几个戴帽子的家伙,待会你走前面,如果他们跟过去记得打信号。”


“还轮不到你来教我做事,亲爱的美国甜心。”


最近这一片常有纳粹党员或者是纳粹亲党人士无故失踪,但由于他们大部分并没有什么军事价值,不仅兵营方面无人追究,就连秘密警察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Natasha轻轻放下刚刚坐在吧台那个男人已经没有呼吸的身体,从他西装内袋里摸出一个牛皮纸的信封,微笑着撑开口子看了一眼就塞进长裙下的丝袜里,然后从小巷子的另一头走了出去。


Clint在酒吧里等了很久也不见Natasha回来,十分担心她出了什么状况,但这边他不能走,一走就会引起别人怀疑,大概半刻钟后才看到Natasha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从洗手间的方向走过来。


“怎么这么久?”


Natasha坐在Clint对面,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了很久,直看得他背皮发麻才收回目光,


“我们再坐一会儿吧,现在回去实在不是什么好时候。”


Clint完全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他不知道Natasha杀了那个乡绅后经过一条暗巷,一不小心就听到了盖世太保头目Rumlow那些闲言碎语,还有Steve的胡说八道。


Barnes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看着Steve自然地把风衣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他还是十分无奈地取下军帽拿在手中,他最近老爱做这个动作,Steve微笑着站在那里,Barnes捏紧军帽,猩红的舌尖扫过下唇,


“你以为你都在说些什么?”


Steve无辜地摊了摊手,


“我在帮你,朋友。”


Barnes的蓝眼睛在瞪着他,窗外灿烂的阳光透过卧室彩色的玻璃在他脸上投下蓝色和黄色的光斑,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正在经受折磨的教徒。


Steve叹了口气,上前一步不可抗拒地搂住Barnes的肩膀,收起之前开玩笑似的不正经,语气平缓肃穆,


“纳粹在扩建战场,希特勒的目标是整个世界,而欧洲不过是他征途上的一块肥美草场,西欧的国家还在做着中立的美梦,战场你是一定要上的,不论出于哪方面考虑,至于红骷髅,后方势力已经摸清楚了他们的性质和所在,在你去战场这段时间我会过去查探,另外,'武器'的运送出现了意外,各关卡加大了检查力度,拖得太久我怕Pierce会怀疑,一旦有暴露的危险Thor会立即撤退,并把所有责任推给刺杀红骷髅那几个美国人,如果我出了事你要立即销毁和我有关的任何证据,以免受到牵连。”


Barnes没说话,只是盯着Steve衬衣胸口的扣子发愣,他其实一直都不怎么待见这个在他看来有些轻佻的美国人,可他每次板着脸一本正经地和他说话时他又不可避免地要嘲笑他的无趣。Steve看着他面无表情地样子,叹了口气,伸手握住Barnes的后颈,凑近吻了吻他湿润的嘴唇,


“我可以叫你Bucky么?”


Barnes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点了点头,Bucky这个名字是Loki喊起头的,他说他睁着眼睛发呆的时候就像一头孱弱的鹿崽,一派天真。


Steve微笑着加深了那个吻,舌头抵着他的上颚,温柔地抚慰着Barnes的口腔,


“Bucky……你知道为什么濒死的雄性动物会有性高潮么?”


Barnes眼里盛着生理性的水光,他的理智告诉他要推开Steve,可肢体却不受控制,一动不动。


“为了下一代啊,临死之前父亲会把精子喷出体外以繁衍种族。”


Barnes红着耳尖啐了一口,


“谬论,没有雌性怎么繁衍后代。”


Steve舔了舔他柔软的耳垂,继续在他耳边蛊惑着,


“有些东西是不需要后代的,Bucky……”




深蓝色的窗帘像一片海,赤裸的Barnes像漂浮在海上没有尾巴的人鱼,酸软无力地双腿一只挂在Steve的臂弯,一只踮起脚尖堪堪着地。


窗外的知更鸟站在爬满榭寄生的赤杨树上,愚昧地歌唱着春天,歌唱着表面上风平浪静的阳光。


Steve啃咬着Barnes的锁骨,下身温柔却有力地耸动着,在Barnes隐忍地呻吟喘息里含混不清地叫着他的名字,


“Bucky,Bucky,My Bucky。”



Clint看着外面逐渐西沉的太阳,无可奈何地询问Natasha,


“我们可以回去了么?我还要帮Thor喂狗,他带着Loki出去了。”

Natasha姿态优雅地喝下一大杯黑啤,豪放地和下班过来放松的男人们划着拳,


“Clint,你真无趣,要走你先走吧。”


长着一张娃娃脸的美国军人看着被一群平时呆板较真的德国男人围在中间大声赞赏的俄国姑娘叹了口气,默默地坐了回去。




TBC


评论(26)
热度(77)

© V-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