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ght

原ID:技能冷却中,被屏蔽的文章已集中补档。

屠戮冰霜(四)(二战AU)

今天更个正经的 (。・ω・。)ノ♡






Barnes站在小牛皮的沙发后面,Pierce坐着瞥了他一眼,露出些不甚满意的表情,他对歪七扭八倒在铺着一张虎皮毯子的软榻上的富商说,


“Odinson阁下,我的小队长都让您给挑剩下了,您可真是让我丢了这张老脸。”


Thor似笑非笑地看着Pierce,又将站的笔直的Barnes剥皮一般地从头打量到脚,


“恕我直言,您的小队长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军人,一个军人不该埋没在我这种人粗莽糜烂的厅房之中,除非您想要帝国倾倒于一夜之间。”


Pierce脸色变得难看,


“阁下请不要拿帝国开玩笑。”


Thor半合着眼微笑着和Pierce对视着,双方的气氛诡异地沉静下来,客厅里弥漫着淡淡的冲突预警的硝尘的味道。


Thor的笑声打破了平静,他爽朗地大笑着,偌大的客厅里他的声音来回荡漾,像一只住在巨大峡谷里的巨大野兽。


“老伙计,不要总是板着个脸,我知道你们认为我十分粗野,我并不是很在意,知道关于维京人的传说么?你可以把我当成那些带着野牛角拎着铁锤的海盗,我不会生气,因为,我的确就是那些野蛮人的后裔,你如果实在耻于和我交谈,没关系,我带着发言人呢,他是一个讲道理的美国人,嗯,我知道你们今天早上似乎在清剿那些诚实的外来人,不过,对我的职员,请你保持最起码的尊重。好了,我会叫他一会去你那里协商关于货物的事情,现在,请您回去吧,我这里太乱了,我得监督着那些工人尽快把这里装修得和我之前在夏威夷的住所一模一样。”


Pierce脸色铁青地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转过身斥责自己的随从,


“一个两个都是废物,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搜查昨天晚上的刺杀者,你们难道想要留下来给Odinson阁下当仆人么?都给我滚。”


Barnes面无表情地跟在Rumlow身后,走出房门的瞬间和一个小个子男人擦肩而过,Barnes立马认出了他就是昨晚上提议将他丢进池塘的那个美国人,他和他的队长围观了今天早上对美国人的“判决”。


走出北欧商人乱成一团的别墅,Pierce对着党卫军秘密警察的小队长Rumlow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继续搜捕周边的美国人,看到那群穿黑军装的走狗们跑远了些时,他又以我有些事要交代给James为由支走了他的卫兵。


这是个好机会。


Barnes握紧了拳头又松开,但如果现在杀了Pierce反而得不偿失,不仅他的身份将会暴露,而且最大的毒牙也依然还在生长。


Pierce将手揣在厚实的毛呢大衣里,脸上一反刚才的凝重,像一个长辈般的语重心长,


“我知道你是一个忠诚的士兵,James,你十七岁加入冲锋队,你的勇敢和对帝国的忠心都在战场上体现的淋漓精致,我欣赏你的能力和品德,罗姆不是一个好的长官,他令人恶心的欲望和性向注定了他的死亡,还牵连了那么多优秀的帝国军人,像你,James,20岁的陆军少校,25岁却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少尉,我知道这很不公平,但现实就是这样,你找错了上家。”


Barnes不动声色地等着Pierce切入主题,果然,军官继续说,


“谈起同性恋,你和Laufey家的小儿子是故交吧?”


“泛泛之交罢了。”Barnes语调听不出悲喜,Pierce和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关系,谁都有交友不慎的时候,再说Laufey家那个孩子其实也挺无辜的,这次正好是他的机会,你也看到了,刚才那个傲慢的家伙,他从北欧来,具体是哪谁也不知道,他的兴趣大概会和Laufeyson相似,而我们十分需要一个能掌握他,向我们提供关于他信息的人,我想那孩子应该十分希望和家人团聚吧,你们是朋友,你应该帮帮他。”


Barnes眼睛里闪过一丝暗光,Pierce想用loki作为诱饵钓死Odinson这条大鲨鱼,同时让他做那个看着鱼竿的人,自己则在家里烧好锅子等着最后的胜利。真是好算计。


“了解,上尉,我会找时间和Laufeyson谈的。”


一个机会,


给Barnes的机会,这条鱼说不好最后会落在谁的锅里,或者他也正烧着一口大锅等着这群人一个接一个地跳进锅里。想到那个和他擦肩而过的刺杀者,Barnes不得不感叹柏林实在是水深鱼多。


Pierce摆了摆手,不认同地说,


“你的朋友正处于恐惧不安之中,你应该尽快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Barnes停下脚步朝他敬了个礼,表示立即照办,Pierce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走开了。


Barnes重新回到别墅内,没人理会他,大家都忙忙碌碌地搬运着各种家具和装饰品,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穿着一丝不苟的三件套西装,当然,他如果穿着麻布的衬衣Barnes会对他感到更加熟悉,毕竟他昨晚上才拿着45式的勃朗宁砸过自己的脑袋。


这是一个试探。


Steve手里拿着装样子的列表板,穿着让人浑身不自在的正装,透过华丽刻板的平光眼镜打量着那个去而复返的纳粹军官,他明显认出了自己,那双大大的漂亮的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Steve,丰满的嘴唇弯起一丝玩味的笑容,这还是他们观察他这么久他第一次露出这么丰富的表情。


Barnes朝着那个管家打扮的男人走过去,他温和地对着Barnes微笑,


“有什么能帮到您么?长官。”


Barnes看了一眼他擦的亮晶晶的尖头皮鞋,然后直视着他镜片后海蓝色的双眼,


“我想找Loki Laufey,今天刚来的仆人,Odinson阁下亲自挑选的。”


他的声音和想象中一样,说德语的时候慢悠悠的,细腻却透着冰霜般的凌冽。


“我不认识Loki Laufey,今天来了太多仆人,Odinson阁下只会亲自挑选情人,不会亲自挑选仆人,如果您说的是那些从萨克森豪森跟着回来的人,他们被安排在花园翻土,Odinson阁下想在那里种一片欧石楠和荼靡花,你也许可以去找找,放心,那里的池塘还没有灌水。”


Barnes手指扣紧了他取下的军帽上的铁质徽章,收起嘴角上扬的弧度,


“我找不到这里的花园,Odinson阁下财大气粗,这别墅比Laufey家的古堡大太多了,能劳烦您带我过去么?”


Steve耸耸肩膀,


“恐怕不能,毕竟我也是刚到这里,Thor认为我能成为一个好的管事人,我想他要失望了。”


“的确,你更适合做一些见血的勾当,队长。”


Barnes猛地凑近Steve,声音混着冷香窜进他的五感,Steve只是保持着那副微笑的脸,扶了扶他的眼镜,招手示意一边的女仆过来,同时伏在Barnes的耳边蛊惑般地说,


“纳粹应该为被他们剥夺的自由与生命付出代价,你觉得呢?喀秋莎。”





tbc






评论(25)
热度(70)
  1. 土疙瘩V-eight 转载了此文字

© V-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