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ght

原ID:技能冷却中,被屏蔽的文章已集中补档。

你若已嫁我仍未娶,你给我下班路上小心点(十)(ABO/AU)





警告:本章有一点n17内容,可跳过。



其实大家都是切开黑呢︿( ̄︶ ̄)︿


——————————————————————————————————






Loki给Bucky打电话,想告诉他自己已经拿到堕胎申请单了,陈词激昂地写了一大篇,优雅地在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最后留出出Thor签字的地方,简直完美。


可惜的是,Bucky并没有接电话,他遇到了一点小问题,从昨天下午开始,他的体温开始有上升的趋势,身上的味道变得浓郁且难以消散,开始主动靠近Steve,渴望Steve的触碰和语言交流,他大概知道自己怎么了,抑制剂停了将近两个月,身边又有Steve的信息素一直催化,情热期来的符合正常逻辑。


虽然他和Steve还不算太熟,但Steve坚信他们以前就是命定三生的最棒配对。


Steve看着Bucky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甚至没注意到震个不停的手机,Loki的号码还在嚣张地折磨Bucky的安卓山寨机,Steve实在无法忍受地拿起那个显示着不详号码的手机扔进桌上的冰水里,走过去做了他冲动了一整天的事,


他按住Bucky的肩膀,在Bucky尴尬不解地表情中吻了他,Bucky的舌头不受控制地给Steve腾出地方,以便他能在自己的口腔内肆意妄为。


等这一吻结束后,Bucky才后知后觉地陷入了和“还不熟”的人接吻的困窘当中,他眼角和耳根发红,像初夏将熟未熟的桃子,他不知所措地盯着抵着他额头的Steve,他喘着粗气,蓝眼睛里全是毫不掩饰的占有欲和性冲动。


“这不对。”Bucky有些慌地推开Steve,“这不应该。”


Steve怎么舍得肖想了这么久的肥肉自己长腿逃跑?握画笔的手牢牢地抓住Bucky的双臂,紧紧贴着他的耳朵用气音说,


“Bucky,求求你,Bucky,不要再逃开。”


Bucky身上的味道开始浓的有点醉人了,Steve看到他眼里的渴望和挣扎,


“你想记起我么?你能想起我么?Bucky,这不公平,这些年我每天都深深地陷在自责和思念的淤泥里,你却把我和我们的过去忘得一干二净,Bucky,这不公平。”


Steve的声音在Bucky听来像一个蒙着纱的回音箱,朦朦胧胧又带着催眠的魔力。


“不是的,我试过,我想不起来!这不能怪我。”Bucky抬头看着Steve,眼圈通红,嘴角向下撇成一个让人心疼的角度。


Steve几乎硬到下体疼痛,他的omega真是该死地诱人。


“不,当然不是你的错,但是如果你不愿意想起来,我又应该找谁要一个说法呢?Bucky你也听Banner博士说过吧,信息素的深度交换,能够激活大脑深处隐藏的关于伴侣的记忆和感觉,还记得吗?”


Bucky小幅度地点了点头,那个方脸博士是这样说过。


Steve继续用伊甸园里那条黑蛇诱骗夏娃的语气对Bucky说“你知道你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吗?你的身体,做好了和alpha深度交换信息素嗯准备,你知道吧?”


Bucky再次点点头。


“那你愿意么?我是说,你做好了想起我的准备么?”


Bucky犹豫了一瞬间,脸上露出上战场的决绝,眼神坚毅地直视着Steve,红的几乎滴出甜美汁液的嘴唇轻轻开合“如你所愿。”


Steve就像一台调制精准的机器接到运行命令般的,他把滚烫的手掌从Bucky牛仔裤后腰的空隙中钻进去,五指张开扣住那成天在肚皮舞教室里扭得形状美妙的臀部,这熟悉又陌生的触感让Steve难以自持地呼出一口气,真好,真实的Bucky。


Bucky感觉自己被搂着腰抱了起来,Steve把他放在料理台上,他现在才记起Loki打电话之前他正准备在自己的公寓给Bucky做一顿美好的晚餐以安抚他焦虑的情绪。而现在,Bucky却成了他的晚餐,真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冰冷光滑的料理台刺激得Bucky弓起身体,不自觉地发出一声轻叹,就像把一块烧红的马蹄铁丢进冰桶里。


Steve把头埋在Bucky的侧颈处,贪婪地呼吸着香甜的omega信息素,Bucky则无力地将头靠在Steve的肩膀处,他有些承受不住,情潮汹涌澎湃,他太久没有经历这些了,omega分泌液溢出的感觉让他头皮发麻,空虚感却又让他耻于开口说更多,生怕一开口就是些淫词浪语,嗯嗯啊啊。


“不要折磨我。”Bucky在Steve将手指放在他的乳头上时终于承受不住地低低抽泣出声。


Steve气息顿了一下,然后alpha信息素如一头挣脱牢笼的雄狮一样把Bucky压在身下,在Bucky似乎难以承受的呻吟中与他融合为了一体。


Loki在手机提示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后,有些气愤地把手机摔到一边,在他将要奔赴战场找Thor拼个你死我活之际,他最坚实的后盾却不接他的电话为他加油鼓气,真是太过分了。


没关系,Thor那个战五渣,Loki认为自己随随便便一根手指头都能虐他个满地爬。


什么叫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Loki将堕胎申请书放在Thor面前时,Thor诡异的沉默和接下来所做的一切为Loki上了生动的一课。


Thor带着满心的欢喜来赴Loki的约,Loki把他让进门,他考虑到Thor可能会出现的暴走和哭泣着求他的丢人嘴脸决定在他的小公寓里关起门来说丑话。


然而,Thor没有暴走,没有大声咆哮,没有痛苦流泪,他甚至没有露出那副愚蠢的表情问Loki为什么。


Thor只是表情阴沉地盯着堕胎申请书,空气在他身边几乎凝固成了液态,Loki脸上高傲的神态有点挂不住。


“这就是你的决定?”Thor的声音低沉地渗人,他发怒了,虽然Loki没见过他发怒的样子,但直觉告诉他,Thor发怒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暴风雨前的海面,越平静,越危险。


果不其然,下一秒alpha肌肉虬扎的手臂就伸到了Loki面前,拽着他的衣领将他抓到自己面前,两张脸几乎贴在一起,


“Loki,我已经对你够宽容了,你对我做任何事我都不和你计较,那是因为我爱你然后自然形成的包容,你可以理解成我脾气好,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是脑子有病。”


“那你再宽容一次吧。”Loki不相信Thor能做出什么不让他鄙夷为愚蠢的举动来。


因为他不知道Thor身无分文地离开阿斯加德这几年经历的事,他不知道Thor对他畸形的渴望,他不知道隐藏在老实憨厚的表皮下,Thor黑色的内里。



tbc








评论(41)
热度(202)
  1. 撒尿柔丸V-eight 转载了此文字

© V-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