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ght

原ID:技能冷却中,被屏蔽的文章已集中补档。

你若已嫁我仍未娶,你给我下班路上小心点(3)AU/ABO

有病向ABO


可能出现的雷区:

         现代AU ,前情旧爱,ABO生子,ooc,锤基带盾冬玩儿。


看准雷区再下嘴,炸了都是我的错(๑•ี_เ•ี๑)



“我想我大概认识这个人。”


Hela看了一眼bucky,又看了一眼电子屏幕上的金发男人,“那真是太好了,他长得简直像正义使者之类的漫画里蹦出来的,如果你真认识他,也许可以帮我拜托他画张我的画像。”


bucky无言以对,他觉得Hela情绪不高,却又不知该怎么哄她开心,Loki比较擅长这个。


这种展会不像Bucky以前和Loki一起逛过的漫展,没有作者会坐在简陋的售卖点签售他们的作品,这里有很多人,但他们保持着吓人的安静,就像在坟场纪念某个德高望重的老牧师似的,他们要么西装革履要么礼服闪耀,穿着T恤牛仔裤的bucky感觉浑身不自在,相反Hela却适应得很好,她表情严肃地看着一幅幅或鲜亮或灰暗的油画,bucky完全不知道这些画要传递出什么样的思想情感,他只觉得看上去挺好看的,和外面公交站台的整容广告海报的好看是一样的,看一眼之后就忘记,甚至都不会存入海马体。


逛了一大圈,bucky一路放空大脑,什么都没记住,然后他们在离展厅的出口不远的地方看到了这所有油画的作者,一头灿烂的金色短发,穿着考究的三件套西装,他被那些名媛淑女们围在中间,表情不怎么自然地同她们讨论着笔法和灵感。


再然后,玄之又玄的心电感应一般的,他们的视线撞在一起,Steve整个人都静止了,嘴巴张张合合却只发出一些单调的音节,离他最近的女士辨别出他说的是,bucky。


Steve快步走上前来,他身体微微颤抖,伸出手掌,想要触碰但又怕这只是他每天晚上做的梦中的一个,一旦触碰,就会化作泡沫和鲜血。


bucky看着面前这个身材壮硕的alpha,很难想象他是一个画家而不是Tony手下的健美先生,同时的,这个alpha身上不受控制溢出的信息素味道让他的头疼变得尖锐起来,他拉着Hela的手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结果Steve却一鼓作气抓住了bucky的肩膀,身边不停闪耀的曝光灯更是激怒的bucky,他几乎条件反射般地一拳将那家伙打得往后踉跄了一下,结果鼻血流出来的alpha却开心地笑了“真好,bucky,你是真的,感谢上帝。”


就在bucky以为Steve快要跪下来感谢主感谢耶和华的时候Hela突然吵闹起来,她大哭着将手里的纪念册摔到地上,嘴里念念有词但谁都听不懂她在讲什么。bucky强忍着头痛将她抱起来护在胸前,却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而Steve这才注意到这个深色头发的小姑娘,而且他同时注意到bucky身上并没有他之前做下的标记味道,bucky闻起来就像是一个beta,或者是,被别人标记并生育过后的无情热期的omega。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Hela还在哭,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Steve现在内心满满的都是男友生娃爹却不是我这样的沧桑感,他觉得如果现在给他一支笔他能画出一副让人看了就想抹一把辛酸泪的旷世奇作来。


bucky面对现在的情况内心慌乱,但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医生说过五年前的事故伤到了他的面部神经,他从而患上了轻度的亨特综合症,也就是俗称的面瘫。感谢上天的是bucky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让他可以暂时撇开这尴尬的情况。


电话是警察从医院打来的,说是Loki的邻居听到奇怪的声音以后一个半裸的alpha跑了出来,手上全是血,身上也是,腰侧一个不规则的伤口在咕咚咕咚地往外冒血,同时还拼命拍着Loki的门,大喊着“让我帮助你!”


可怜的邻居吓坏了,搞不清楚这是一起强*奸案还是一起凶*杀案。这个矮个子omega躲在门后面给他性感威武的alpha打电话,他的女性alpha在当地警局工作,出于情况的复杂性,他们决定先把那个血流如注的金发alpha送到医院,再耐心地劝服门内的Loki缴枪不杀。


bucky看着有点理解不能,他知道Loki情热期到了,但他没想到Loki真的会找一个alpha帮助他,他甚至不想知道那个精虫上脑的蠢蛋是谁。Loki不服用抑制剂,但他去医院植入了一点人工alpha信息素,制造了他已经被标记切婚姻美满的假象,这样说来,这个alpha不是强迫了Loki就是被Loki强迫了。


“我们去哪?”Hela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她环着bucky的脖子,对着他背后的Steve做了个鬼脸。


Steve惊觉被这小家伙摆了一道,他赶忙推开周围的记者之流,追在bucky身后,“你要去哪,很急么?你带着孩子不好开车吧?我送你吧!”


Hela悄悄朝他比了一个中指,“不用了叔叔,我们可以打车。”


Steve更怀疑这个小女孩到底是谁了,性格太古怪了。


bucky站在会展中心门口,充满艺术气息的地方,同时不沾一点人气,而他没有车,警局离这将近三十英里。


Steve是bucky的及时雨,却是Hela的酸雨。当他们坐在Steve的雷克萨斯sh600h里时,Hela简直咬碎了一口银牙。


bucky完全没注意到小姑娘有什么不对,也没注意到Steve有什么不对,他只觉得自己的头很痛,他平时的生活都简单平静,上班回家,两点一线,没有突然出现的名声大噪的故人,没有突然打来电话的警察,更没有情热期出岔子的好友。


当他看到Loki的时候他坐在审讯室里,一个气息温和的女性beta坐在他对面记着笔录,但没一会她就摇着头出来了,“你的朋友什么都不肯说,他刚刚被标记过,他甚至不希望告诉我们他是否自愿。”


“有什么办法把他弄出来么?”bucky干巴巴地问到,Hela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和Steve争风吃醋了,她亲爱的Daddy现在被关在这个小笼子里,脸色苍白,嘴唇又红又肿,还有几道裂口。


“若果你说的是保释的话,首先你得找个律师,然后,嗯,填一些表格,最后再交一些钱就可以了。”警官对着皮相靓丽的两个男性心慌意乱,“没有律师。”bucky看了一眼女警官,嘴角向下撇,大眼睛又水又亮。


“啊?啊,没有律师啊,没关系,那个待会警局会指派一个律师的,但是他需要把案情的说一下,不然他不能走,毕竟他拿破掉的啤酒瓶扎伤了那个alpha。”


“那我能跟他说两句话么?”


“不可以的,只有出示律师证才行。”


“这样吧,我马上给我的律师打电话,他的事务所就在这附近。”Steve马上掏出手机开始拨号,虽然他不认识审讯室里那个omega是谁,但他可以明显地分辨出他应该是Hela的血亲。


仿佛看到了爱情的曙光,青年油画家如是想。


Loki仍然没有详细地说太多,只说了他将Thor捅伤的那部分,Steve的律师,那个穿着考究西装的精壮黑皮肤男人说了一大堆专业名词,把警察唬得一愣一愣的。交过保释金后,Loki颇为镇定的走了出来,他除了整个人的状态不太好之外,把自己收拾得到时挺周正,但那件将他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风衣并不能阻隔他周身满带炫耀和警告意味的alpha气息,这味道冲得Steve直皱眉头,标记了bucky的朋友的家伙显而易见的,是个自大狂。


而自大狂Thor现在已经站在医院的长廊上,医生甚至没有给他安排床位,要知道他可是丧失将近 2000cc的血液,普通人说不定就嗝屁了。而且那个破碎的玻璃瓶几乎要捅到他的肾了。但是大家都对这个问题不甚在意,包括Thor自己,他可是alpha,自愈细胞会处理好这些小问题的。


他现在脑袋稍微清醒一点了,他记起了自己是如何丢掉理智的,他闻到了Loki身上属于其他alpha的味道,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难以接受。


五年前Loki说爱他就算世界末日,他不以为然,他有钱,性格豪爽,英俊得好似阳光海岸上冲浪的北欧神祗。每天游离在各种赌场和omega,beta之间,Loki那时候还只是个在酒吧兼职的大学生。人人都爱Thor Odinson,Loki爱他简直天经地义,所以当Loki说他不再爱他时,Thor觉得这不能够,而当Thor在酒店醒来发现Loki不见了,而且他拿走了他打算做工程的支票和他的钱包,甚至包括他的衣裤,将他光溜溜地留在旅馆时,他想,Loki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爱的只是钱而已。


Loki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恶魔,他的女儿也是,说起Hela,Thor不是没想过她是自己的种,但先不说那和自己毫不相似的外表,就依着Loki憎恶他的程度也不会为他生下一个孩子,还养到这么大。但是没关系,Loki现在肚子里那个,就是纯正的odinson继承人没跑了。


Thor决定要对Loki好,感化他灵魂,说服他离开那个不知道是谁,不知道在哪的alpha。


他在下定决心的下一秒被飞过来的垃圾桶击飞,腰上的伤口又开始渗血,他还没站起来,Barnes就将他的脸当沙包一样揍得花花绿绿,Thor意图反抗,但一看到Barnes身后的Loki时,所有斗志都自我厌恶地消退了。





TBC





评论(23)
热度(253)
  1. 红茶杯与苦咖啡V-eight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肾又被捅了

© V-eight | Powered by LOFTER